当前位置:广州学院 > 媒体报道 >
新华网:华工广州学院40名师生飞赴荷兰感受西方教育
文章作者:棋牌评测网_火爆棋牌游戏评测网_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学院 日期:2016-03-28 阅读次数:

  2012年06月07日 10:08:24 来源: 新华教育http://news.xinhuanet.com/edu/2012-06/07/c_123248367.htm

  

  近日,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学院40名师生飞赴欧洲荷兰,与荷兰北方莱瓦顿大学(NHL)开展了以“服务创新”为主题的国际交流。此次出访是去年莱瓦顿大学师生访问该校的一次回访,是两校签署的三年互访及短期交流计划的组成部分,也是该校第一次组织大规模的访问交流团走出国门出访欧洲。

  在为期两周的活动中,该校师生交流访问团与荷兰学生伙伴们借“设计新型服务”项目为载体,从课堂教学、课外调研、家庭生活、娱乐休闲、学生活动等多个角度进行了沟通交流。主题口号为:Communication, Cooperation, Creation. 希望通过这次活动与荷兰学生进行良好的沟通与合作,共同创造新世界,双方学子在中西文化的差异中找到了共同的意愿和憧憬。此次活动的成功举办,使得学生们不但开阔了眼界,更是对自身心灵的一次洗礼。回忆起在荷兰度过的时光,学生许晓锋说:“这次的荷兰之旅,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经历之一,以至于回国后一直对那个地方,那种生活念念不忘。”

  值得品味的中西方教育模式的差异性

  “因为和荷兰学生一起做project,所以多多少少体验了他们的教育教学模式。这是一种开放的教育模式,虽然大家都是做project,但老师并没有规定一定要这样做或者那样做,怎样做才是对的。大家都按照自己的理解,完全靠自己去做。所以你会看到大家做得并不那么“统一”。老师会告诉你怎样做都是对的,因为是你自己做的。老师们要做的只是提供建议和帮助。所以我觉得这种教育模式下教导我们的更多的是自主是创新。可能我们自己做的由于不是那么专业还有不少缺点,但长期在这种教育模式下,一定能培养出自己的自主创新的能力。这也正好是我们中国学生所欠缺的。”学生周穗华说。

  “只要在NHL大学随意溜达一圈,就能暼到轻松随意的小班教学,学生和老师围坐一圈,为着某个问题做近距离的讨论,看得出每个学生的参与意识很浓。小班教学的概念已经不新鲜了,但是在我们国家本科教学中实施的还很不够,希望以后能慢慢朝这个方向引导,和加强对老师专业技能培训力度才能匹配适应这种教学模式。”教师肖颖说。

  “这里的大学制度很宽松,易进难出。小到16岁,大到28岁的大学生比比皆是。通过一些荷兰的学生口中得知,他们还有一种学生类型,叫兼职学生。每周只上一天课,四到五年完成学业。先不论这种制度的好坏,但是确实提供了不少自由度给这里的人。一位荷兰学生告诉我,她结束高中之后就在思考自己未来的路,后来决定出去工作。几年之后她很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所以重新回到大学考取相应的学位。如果我们清晰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再去选择专业,课堂无聊、大学生活沉闷、人生没有目标这样的怨言是不是也会相应减少?对于荷兰人,我更倾向于他们是专才。每个人总有每人的专长,对一个问题或者一个现象总会以严谨的态度不断讨论,遇到想法不一致是总会主动提出问题,从不修饰。而且每次总会展示自己组当天所完成的任务供人参考提问。”许晓锋说。

  值得回味的中西方生活环境的特殊性

  “荷兰地处中北欧,纬度较高,靠近北极圈,因此在夏季时白昼很长,每天都要到晚上九点半以后才会天黑,这是很新鲜的事。晚上7、8点的太阳就像广州3、4点,阳光分外明媚。”学生李思飞说。“雨在荷兰是非常平常的,阳光是稀少的,荷兰人很少在街上打着伞行走。荷兰人认为雨是上天赐给大地的礼物,他们不怕全身都湿透,淋雨是件好事即使你因此而感冒了。”学生黄佳颖说。

  “第一天来到莱瓦顿这个陌生又安静的小城镇,没有喧嚣的汽笛声,有的是随处可见的为自行车铺造的自行车道,可谓真正地体现了荷兰‘自行车之国’的美誉,没有太多的红绿灯,每个驾驶员都秉行着行人优先的规则,每当我们走过人行道时,车内常常探出个微笑的脸向我们这群外国人表示友好。”学生黄雪静说。

  “每天早上8点左右,我们从旅馆步行到NHL大学,一路上风景令人非常心旷神怡。没有高楼大厦,只有小公寓或是小平房;到处都是绿树,草地和五彩的花儿;还有一条小河,几艘船安静地靠在岸边,几只鸭子在水中畅游,能明显地感受到自然和人之间可贵的和谐。也正是这一份和谐,让我回到中国之后一直惦记和怀念着。”学生卢依说。

  值得深思的中西文化差异的多元性

  “在这一次游学经历里学到的东西远远不止以上所陈述的,心中有太多、太多的感受和感悟无法一一列出,真的很感谢学校有这样的政策和办学特色,让自己能抓住这一次宝贵的机会参加交流活动开阔眼界。”赖翠霞说。

  “荷兰与中国的差异并不只是那仅仅一万公里的距离,抑或是那仅仅六个时区的差别,令我感受至深的,是两国的人民用理解包容去跨越民族间的文化差异,用一份真诚的心去融化语言上的沟通障碍,用诚意去架起友好交往的桥梁,迈开友谊之步走进彼此原本陌生怯懦的内心中去。”黄雪静。“文化的差异性,只有行者能感受出来!”陈嘉颖。

  短短两周的交流很快结束了,对于与荷兰交流的项目而言这才是进行到第一个段落,这势必影响以后更多更精彩的项目积极开展;对于交流团的师生而言这也将对他们的以后的求知之心起到深远的影响,将来会更乐于、敢于与世界沟通;对于该校的国际化进程而言,这只是刚刚弹奏出的一小段音符,未来还会奏出更加响亮美妙的乐章!(图文/郭瑞玉 张杰)